测绘人札记
2010-11-30 08:50 519 打印


    我们就有了关于他们测绘事业的一个个既感人又平凡的故事……

    2008年12月,一个测图小组在揭西做污水管线设计测量,测一条污染很严重的处在街道旁边的一条河道,生活垃圾及污水等都排在了河里,为了测得精确的河道及污水管口,大家不得不下河道踩着近似黑色的河水,以便放棱镜测量。甚至还得伸手进去摸,气味特别让人感觉难受,定力稍微差点的同志上岸来就会呕吐,以至于大家测完后好几天身上还有那种味道,那几天大家都不愿意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 2009年5月16日,作业员殷道光、丘智文和曾国雄一行3人在新丰县执行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找高等级控制点任务,要爬上新丰县最 高的山---黄竹山,海拔1000多米的陡峭山路,从早上6点开始往目标方向爬山,根本就分不清路在何方,一边砍草砍树开路,一边艰难的钻进树丛草林前进,经历8个多小时,所带饮用水到10点已全部喝完,此时,气温越来越高,在饥渴炎热状态下,每前进30米左右都要喘息一会,终于在下午2点左右上到山顶,而找到目标点。泪,自豪的泪,勇敢的泪,流过一张张钢铁般的脸膛。

    2009年6月3日,水准组三人在测水准的时候需经过一个重要的等级时,已测过3公里,中间没有转折点,突然下起了大雨,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水准尺垫在没有到测点的时候又不能动,瓢泼的大雨淋在大家和仪器上,这样经历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测点。大家已全身湿透,值得庆幸的是能按时完成满足精度要求的水准测量成果。还有一次水准测量测点在山上,中途也没有转折点,大家从上午11点一直测到下午4点才到达已知测点,不停地走,忍受饥饿和酷暑为了一个目标共同努力。水准测量期间,大家在6天内徒步行走近50公里,胶鞋都踏破几双,皮肤晒得黝黑,几近蜕皮。

    2009年8月,地形图测量测区在一片3000多亩的山上,这个山区全部是桉树林和杂树杂草。分队16个队员全部出动,大家打点背包,草草吃完早饭,就开始翻山,跑棱镜队员一般都是在山上1米5以上的草丛里面钻,完全没有方向和目标,明明需要20米左右测一个点的,有时候是5米,有时候也会超过30米,而且非常难走,有时候还会跌倒陷入一个个坑。还正值雷阵雨频发季节,基本上每天下午4点左右都会有一阵暴雨,有时大家刚爬到山顶突然遭遇暴雨,又不得不飞奔跑下山。在整个测量过程中,大家的裤子和鞋基本上都是湿的,而且每天大家回来时都筋疲力尽的,衣服上都是盐渍。整整两周时间,测完2.3平方公里的地形图,大家都瘦了一圈。

    2009年12月,矿山测量组林立华,解洪伟,王孟穹几人在矿山奋斗,在引已知点的时候需要用静态GPS测量,矿区大都在荒无人烟的山区,而且有的测区范围非常大,有一天在静态GPS调配的时候,我们有个队员在一个废旧的房顶上守GPS接收机,一守就是10来个小时,一直到晚上10点多测完后车才回来接他,饥寒交迫的他在荒无人烟的山顶孤独地站了一天。孤独、寂寞、饥饿、口渴、有点冷、有点害怕……这种感觉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。

    诚实守信,是测绘工作者的标准。“走到、问清、绘实、测准”就是对他们工作高标准的最 佳诠释。我们的作业对象一般都是未开发区,有时甚至是“原始森林”和“沼泽”等从没有人走过的地方。有一次做高等级控制点,大家扛着抬着近100斤的水泥石头背着仪器步履维艰的上山,一条小路通向密林深处,大家艰辛地走着。此时他们已走了8个小时,大约走了3公里。下午4点多,准备做点,还要挖坑埋水泥石头做成的桩。下山的时候下起了大雨,走到一座桥的时候,原来的桥已被新涨的河水淹没了,一直往下游找地方过河。尽管是夏天,高山的水还是很冰凉刺骨,走了好长时间,才看见一棵大树横“躺”在河中央,大家决定踩着树闯一闯。临近对岸,还有两三米宽的河面没有树,温庆坤跳了过去,转身又在冰冷的河水中接大家,河水还在不停地涨,小谢有些紧张,没有等温庆坤腾出手,就跳了过来,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被河水冲走。温庆坤一把抓住他,却也滑在了河里,幸好另一名作业员林立华眼明手快,一把抓住了温庆坤的手,一上岸,大家都说不出来一句话。大家脱离险境时,****反应就是躺在地上,让紧张的心情尽量地变得平静起来。

    就是这一个个令人难忘的故事,一个个令人感动的故事,堆积成了测绘队员心中无悔的忠诚足迹!